新闻动态

感谢您,“香梨女神”!

发布时间:2022-04-15作者:浏览次数:0


枝枯病

百姓一听心惊胆战

梨树一染花腐枝枯

得了这种“传染病”

香梨树如同火烧一般

叶片焦枯

枝条发黑

农民的“摇钱树”变得大面积绝收

浙江大学农业技术推广中心


楼兵干研究员

从浙江到新疆

三年调研走访

每每想起果农眼角的泪水和忧愁

她都心情沉重

持续三年挂职攻关

楼老师找到了解决方案

扭转了病害肆虐的局面

作为边疆果农的“守护人”

培养了一批“土专家”

却来不及写一篇论文、一个专利

库尔勒的香梨还是“库尔勒香梨”吗?

这不是一个问题。就在几年前,这是摆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库尔勒市果农们面前真真切切的难题。

 “枝枯病”是梨、苹果等蔷薇科植物上一种毁灭性细菌病害。

没有防护的梨树一旦被枝枯病病原菌入侵,花朵就会凋谢,紧接着新梢就会枯萎,即便收了梨子,梨树也活不到第二年春天。通俗地说,这种病会让果树的枝条枯死,然后慢慢让整棵树死亡,被果农视为果树“癌症”。

就在过去的几年,受到病害影响库尔勒香梨产量一度腰斩。看到成片砍掉的梨树,有的果农提出引进其他地域品种。

库尔勒的香梨有没有救?这是悬在每个当地人心上的问题。小小一颗梨,连着千万家,牵动各条线。

库尔勒市林草局局长张义智告诉记者,当时的香梨产业可谓是遇到灭顶之灾,由于没有好的防治方法,砍了一万多亩果园。

对于这种病害,楼兵干很早就有研究,并提出了一系列防治措施。而作为病虫害防治领域的专家,行走在浙江成果推广一线,楼老师就是一本“活字典”。

怎么开展植物保护,楼兵干也到新疆调研多年,提出过一揽子防控方案。但对于这个“外来和尚”,一百个农户有一百个“不放心”。

几年过去,库尔勒的香梨岌岌可危,楼兵干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找到学校组织部,主动请缨,交上了挂职新疆塔里木大学的申请书。

日行两万步走破几双鞋

 “不为求名、不为求利,我就希望有更多的时间在一线,真正帮助新疆老百姓把梨树治好。”20193月,接到报到通知书的那天,楼兵干正好在新疆调研枝枯病。于是,提着行李、只身一人到了塔里木大学。

 “我们全疆各族人民感谢她。”塔里木大学党委书记赵光辉说,“楼老师为全疆果农带来了浙大技术与方案,也为两校在学科合作中搭建了重要桥梁。”

看着一株株精心呵护了十几二十年,甚至更长时间的香梨树枯萎死去,果农那种难过和沉重的心情是无法用言语表达的。”楼兵干偷偷抹了好几次眼泪。

然而,自己的方案明明安全有效可靠,为什么到了新疆就“水土不服”。

楼兵干,铁了心,开展林果业重要病害动态调研,要从源头找答案。

问题在哪,她就在哪;病情在哪,她就在哪。农户修剪病枝,她就站在边上看;农户喷药,她就跟在拖拉机后面走。不断掌握病害发生、防治效果的第一手资料。

很快她发现,打药受限于拖拉机,树顶部药喷不到,于是枝枯病病菌从顶部到基部依次展开,风雨过后病菌从上到下东南西北依次传开。她还发现,为了省事,农民把需要两次稀释的药剂,一次完成,于是成份不匀,效果不佳。

这样的发现还有很多。2019年,在香梨生长季,楼兵干每天在果园里要走两万多步,一棵树、一棵树看过去,看到了各家的问题,也找到了解决的办法——必须带着农民干,做给农民看。

楼兵干牵头枝枯病关键防控技术试验示范及药剂的筛选工作,20194月,她找到一块病情十分严重的果园,开展试验示范。

   树立信心,可防可控

2019年的51日,楼兵干记得格外清楚。不仅因为是一个没有休息的假期,更是因为试验成效初显,梨树发病率大大降低。“树立信心,可防可控。”便是她逢人就讲的一句话。

但是大家的质疑依然没有消退——“浙江与新疆气候千差万别”“六月雨水多是发病的主要时间”“10月下了果后,还要枯死一大片。”

平日里温文和气的楼兵干,没少跟人“吵架”,总要据理力争。果真,各种“意想不到”接踵而至,当年库尔勒的雨水格外多,但健康的梨树比前二年多的多。

初战告捷,试验继续。

她带领团队先后对50余种药剂进行了400余组对比试验,成功筛选出5种安全、防治效果好的化学药剂和关键防控时期使用的安全有效性价比高的最佳3组药剂组合,综合运用于枯枝病防治。

找到有效、安全、经济的药剂组合后,楼兵干想的第一件事并不是写论文、报专利,而是制定《枝枯病关键防控技术方案》,毫无保留地告诉当地各民族群众,在全疆推广应用。 “把技术留在新疆各族百姓家。”楼兵干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在新疆各级政府的高度重视和领导下,秉持浙大的求是精神,学习发扬塔大的胡杨精神,持续3年挂职攻关,为枝枯病防控找到了解决方案。据统计,全疆枝枯病发生面积由2018年的63万亩下降至2021年的15万亩,下降幅度达76%;发病株数从2018年的770万株下降至2021年的46万株,下降幅度达94%,直接推动了香梨丰收、农民增收。

困扰果农的问题解决了,果农脸上的愁容消失了。

农户们追的“星”

推广枝枯病有效治理方法,不仅要和时间赛跑,还要和错误的防护措施赛跑。于是楼兵干开展了大量培训工作,将防治技术推广到整个新疆。有数可查的技术培训达60多次,累计8000多人,真真切切培养了一批“土专家”。

而更多地则是在果园一线,讲给农户听。“刚开始真的没人信我,我只能‘逮’住一个教一个。”楼兵干说,只要有一个人肯学,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看到这个技术的有效性,就会带动周围的人。

现如今,走到田间,楼兵干的身旁常常是里三层、外三层,农户们生怕听不清。走下大学的讲台,走进田间地头,她把这种宣讲称之为“硬讲”,要把科学原理讲成身边道理。

楼老师都是手把手教我们,她的培训课尽管不卖票,但常常是一票难求。”管理着5000多亩梨园的库尔勒人和农场场长廖继明告诉记者,“我们都喊楼老师‘香梨女神’,如果没有她技术护佑,我们的果园可能就完了。”

讲书本的话,农民听不懂。”

楼兵干举了个例子——初花期为什么要打药,那是因为细菌也要吃饭,老树皮上没有营养,花骨朵是甜的,嫩枝是鲜的,细菌最喜欢,如果这个时候没打掉病原细菌,那么病原细菌子子孙孙就都成长了起来。

这么一讲,果农们听得哈哈大笑,也把施药的节点记在了心里。

走遍库尔勒的香梨园,至少有三分之二的果农都认识楼兵干。去年的一次香梨展销会,尽管戴着帽子和口罩,却被一个个摊位都认了出来,大家追着给她怀里塞自家的梨。

每天增加4个小时工作量

到家里吃梨去。”

这是库尔勒哈拉玉宫乡一位维吾尔族老乡对楼兵干拯救他家梨树的感谢。

百姓的感谢很质朴,但真的暖人心。”在新疆挂职,每一年半轮换一次,但当地领导却远隔千里,跑到浙大要求学校一起挽留楼老师再延续一轮。

张义智说:“楼教授从来不喊苦不喊累,到了果园就撒开膀子干,不认识的以为就是一位平凡的农家妇女。我们打心眼欢迎这样的老师带动库尔勒当地巩固脱贫攻坚成果,共同蹚出乡村振兴道路。”

因为时差的缘故,在新疆一般的工作时间从北京时间的10点开始,到下午的8点结束。然而,常常早上8点半,来自浙江的工作电话就来了,到了2点多午休时,楼兵干的手机依然在忙碌。面对这样高强度的工作,她总是笑着说,自己作为浙江省十几年的老科技特派员,身处西域还能被大家想到要请教,是一种别样的幸福。

与楼兵干一起到南疆的,每年还有两三位浙江大学的研究生。“植物病害的毁灭性,不是亲眼所见是想象不出来的。” 一位同学说,“行走在果园里,我真切地感受到自己所学的专业,确实能够造福一方百姓。”

每年在新疆多久?

每年忙完果树的生长季,楼兵干就把大量的时间投入到与塔里木大学的学科合作上来,将自己积累的研究技术、方法、思路与推广经验分享给他们,带领塔里木大学的老师们共同编制枝枯病防治的新疆地方标准,大大提升了塔大服务地方与兵团系统的能力与水平。

像这样井然有序的工作,楼兵干每天都在进行。

当被问到,每年在新疆有多久?她说开始的2019年包括所有节假日都在,去年因为杭州疫情和学生论文答辩,在疆256天。在楼兵干厚厚的记事本上,每天的工作与心得,都被记得密密麻麻。

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在南疆脱贫攻坚的紧要关头,楼兵干临危受命,在巩固成果开展乡村振兴的紧要关头,她继续坚守。

楼兵干默默无闻,没有获得过任何奖励。看到楼老师时,肤色比三年前更为黝黑,却成了她无私奉献的见证。

当被问到,去新疆挂职苦不苦?她总说,新疆是新疆人民的新疆,新疆是祖国的新疆,新疆的繁荣稳定关系你我他,我要把技术留在新疆各族百姓家。

她关心最多、强调最多的永远都是那句话——“科学技术是生产力,在各级政府的正确领导与高度重视下,能快速转化为生产力。”

转自浙江大学微信公众号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地址: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西区农科创大楼

电话:0571-88982767 0571-88982005

传真:0571-88982767

E-mail:xnc@zju.edu.cn

微信公众号


版权所有 © 2013 浙江大学新农村发展研究院(含农业技术推广中心)